绵阳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可怕的夜

发布时间:2019-09-14 08:21:01 编辑:笔名

夜幕下,小雅的身影拖出老长老长,她的脚步利索轻快,手里捧着一个大大的饭盒,今天她心情好,做了老公最喜欢回锅肉,可是老公临时加班,给他打电话他很不耐烦地挂断了。
小雅有些不忍,结婚后她一直没工作,如今安逸的生活都老公的辛苦换来的,回锅肉她不忍独自享受,给儿子留出一碗后,剩下的全部倒进了保温饭盒,给老公送去。
老公的公司离家很近,她走着走也就十五分钟的距离,可她奢侈了一把,坐上了面的。
车速很快,她几乎是小跑进了老公的公司,公司看门人是她娘家的老邻居,这份工作就是通过她介绍来的,所以她可以不用签字就进入公司,直接去老公的办公室,老公的办公室在顶楼,总裁的隔壁,职位是行政总监,相当于总裁的左右手。
小雅出了电梯,悄声走着走廊上,没敲门她直接推开了老公办公室的门。
两团白肉,兴奋的呻吟声,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一惊,手中的饭盒啪一声掉在了地上,惊动了滚在沙发上的两个裸体,这两张脸她都不陌生,一个是老公,一个是老公的秘书,刚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高挑、漂亮、有气质。一声尖叫后,三个人都愣住了。
特别是小雅,她的泪不知不觉流了下来,真不相信眼睛所看见的一切。
“老婆你听我解释。”老公抓住衣服遮住了羞处,站了起来。
“别过了。”小雅惊恐地大叫,慌里慌张地冲出家办公室,直奔家里跑去。
回到家,她的浑身抖得不行,她哆嗦着拿起电话,打给母亲,她强迫自己稳定情绪后说道:“妈,孩子就托付给你了……”话没说完,小雅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妈妈一愣,随后很生气地说:“哎呀!你今天怎么了,孩子不是一直在我这里,没事的,你就放心吧!都睡了,被你吵醒。”说着电话挂断了。屋子里安静了下来,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打完电话,小雅虚脱一般靠在沙发上,她手里抓着在回来的路上买的安眠药,整整一大瓶,估计都吃了她可以长眠不醒了,多好,她打开药瓶,正要吃的时候。忽然,她想起给儿子新买的衣服,掉了一颗扣子,而母亲年纪大了,眼睛不大好使,她要给儿子缝好了才行。
走进卧室,她拿出给儿子新买的衣服,急忙找出针线,从兜里找到扣子,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穿针。手有些抖,她长出口气,屏住呼吸,总算穿上了线,接着挂扣。针从后面扎进衣服,竟从前面刺进了食指,她的手一动,就见红红的鲜血欢快地流出来,她想起上回也是这样,流出了血,儿子尖叫着扑过来,抱住她的手哭了许久,边哭边说,怕她死掉,她哄了许久,儿子才停住了哭,这一次,她打了一个冷颤,如果她真的死了,儿子怎么办?儿子凄惨的声音好似就在耳边响起,她痛苦地抱住了头,呜呜地痛哭起来。
“砰”的一声,房门被老公撞开了。他一脸惨白地望着她,望着她手里的衣服,他松了一口气,他一路跟着她,知道她买了安眠药,他一路狂奔,就差错过什么,还好她没事。
老公气喘吁吁的跪在了她面前,用力扇着自己的嘴巴,她没说什么,那可怕的一幕已经烙在了她的脑海中,让她怎么释怀?离婚也许不是最好的选择,可现在她现在没有别的选择。

共 11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女人一心体贴老公,老公与秘书鬼混。女人想自杀,为儿子缝扣子,爱,让她想明白了。是的,爱,还有责任。生命珍贵。既然他不珍惜你,是他的过错,他的损失,何必再为他难过呢。感谢赐稿。推荐阅读。【编辑:至简】
1 楼 文友: 2017-09-17 14:25:42 问好。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小儿咽喉肿痛
孩子中暑怎么办
孩子总流鼻血怎么回事
孩子咽喉肿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