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海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1:07:29 编辑:笔名

(第1回)完颜卫请令剿匪边士宁丧子投军  宋高宗绍兴三十年,金海陵王完颜亮因得国不正,意使太子光英纳太祖完颜阿骨打幼弟郓王完颜昂之孙、安化军节度使完颜郑家奴之女完颜卫为太子妃,以巩固皇权,瓦解熙宗一族势力,因使尚书右丞李通为冰人,前往郓王府做媒。完颜昂、完颜郑家奴大喜,举宴庆贺。完颜卫英姿绝伦,颇通武艺,颇有男儿之风。得知将为太子之妃,完颜卫面生春风,一时得意。郓王完颜昂抚完颜卫背曰:“我已老矣,你阿玛粗识文武,光大我府门楣的重任就在你身上了。今赵宋未灭、李夏仍存,你当勤练武功,熟识兵法,吞宋灭夏,绝杀残辽,则丰功伟绩如殷高宗武丁王后妇好般彪炳千秋,胜誉天下。”完颜卫叉手,“谨遵祖父教诲,卫儿定不负祖父厚望。”  练武场上,完颜卫奔马运枪,弯弓放箭。观望的完颜郑家奴对其妻郑氏云卿曰:“汝女将为太子妃,前途无量。”云卿道:“狼主篡逆得国,暴虐无道,你莫以此为幸。”完颜郑家奴冷哼:“你只会败吾兴致!”云卿久无语。完颜郑家奴又曰:“吾女气力不凡,然刀法尚欠火候。你当加指教,使吾女于青史用骁勇誉之。”云卿道:“项王之武勇,天下无二,结果如何?冉闵之雄烈,五胡畏之,做何下场?攻城为下,攻心为上。”完颜郑家奴长言:“志向不同,莫可与语。”  完颜郑家奴时镇青州,治下残虐,百姓不堪,遂有壮士开赵、明椿、刘异、李机、李仔、郑云等于仰天山以义旗聚众,攻掠官府,畅议南归。完颜郑家奴闻之大怒:“不绝刁民,国事不宁。”当即招集燕云十八刀等将佐,商议灭剿。完颜卫请缨做战。完颜郑家奴以完颜卫年轻女流,未尝经阵,不许其请。完颜卫曰:“霍骠骑十八岁从卫青大将军征匈奴,卫儿年已二十有四。凡事有一,依次递增。卫儿熟识兵书,早当于行伍之中历练,也好铸就壮举,效力狼主,尽忠大金。”完颜郑家奴曰:“刁民奸狡,事当三思。”完颜卫大喜,叉手而出,率骁勇八百上马。临行,完颜郑家奴再次嘱咐,眼光充满担忧,表情呈现慈爱。完颜卫道:“阿玛放心。卫儿知刁民奸滑,必料天兵来剿,而设伏于道。卫儿使老弱在前,只要贼兵一出,便率精劲合围,尽行歼之。”  开赵、明椿等闻之,欲与完颜卫见阵,有义士王世隆曰:“金狗精锐,所以二帝蒙尘,江山沦丧太半。今我等还当置身岩穴,引诱金狗辗转山林之间。待其身疲体乏,奋力击之,可获一胜。”开赵等大喜,于是举众奉王世隆为青州都统制。王世隆道:“我等运筹,与金狗斗智斗勇,待得壮大,遂占山东。朝廷知晓,必遣重兵策应,于是恢复中原有望,逐灭金狗之日不远。”与众盟誓,随即放出细作,侦知完颜卫兵情。  完颜卫前锋已至,未遇大敌,只三名猎手边发箭边走,引那老弱残兵及八百精勇半日间登山涉水,攀岩附壁。王世隆麾众四出,呈合围之势:枪快如白虹贯日,刀滚如飞雪寒冬。汗透铠甲,惫怠不堪的金兵如何抵挡?顷刻间,横尸石上、断首崖间者逾百人。生者不顾将令,伤狐惊兔般争先而走。未出半里,开赵、郑云等出,两下夹击。完颜卫奋勇,来敌二人。二人不敌,明椿、刘异、李仔皆来相助。五人合围之下,斗有百余合的完颜卫声肩中流矢,不敢恋战,在亲兵卫下,带残兵败将窜下山来。王世隆随后掩杀。于是,八百精锐亡丧殆尽,只九人随完颜卫狼狈逃回。  完颜卫来见完颜郑家奴,称:“土民极为嚣张,卫儿血战不敌,身负六伤。”郑家奴踱步而言:“非敌嚣张,是你临敌不能生变。人力有限,转战山间,教那土民以逸待劳。另者,你武艺还未登峰造极。你额娘走山过涧,如履平地。且先向你额娘学了武艺,再行剿匪立功。”完颜卫要去,被完颜郑家奴叫住。郑家奴细看女儿伤口,问:“痛否?”眼光中,关爱与伤心同现,呵护与怜惜并生。  当晚,完颜卫求母亲云卿教授武艺。云卿只言:“正义。”再无别语,入内去了。完颜卫又见完颜郑家奴。完颜郑家奴道:“你额娘菩萨心肠,终不肯大开杀戮。然不流血牺牲,如何开疆拓土?你额娘不愿你独立功劳。”令燕云十八刀前往。完颜卫则潜心习书。其弟六岁的完颜国走过,“姐姐,何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完颜卫曰:“宁愿昂首而死,不愿屈辱而生!”点头的完颜国随玩耍姐姐胸前弯月形玉项坠。项坠:色泽淡绿,纹理细腻。完颜卫看弟弟喜欢,取下项坠给弟弟戴上,依旧习书,直到月上中天。  燕云十八刀各负轻功绝艺,于风高月黑之夜潜上仰天山,摸入义军营寨,顺风放火。风纵火势,火助风威,烧得大寨火红。义军慌乱之际,十八刀各舞利刃,绝命东西,隳突南北……王世隆等三百义士丧身火海之中、利刃之下,开赵、明椿、刘异、李机、李仔、郑云六人为燕云十八刀所擒,逸得性命者不过二十几人。完颜郑家奴大喜,赞十八人乃虎狼之将,实关羽、张飞之亚匹,大赏金资,随将开赵等投入铁牢。    临安刑部铁牢,典狱官高呼:“边士宁。”里重为阴暗的囚牢中,一根重铁链桎梏自由的囚犯睁开了眼睛。此人面凶如猛虎,发立犹雄狮。虽然被缚,锐气不减。典狱官并数十精兵卫护下的黄门太监快步到其牢前。太监指问:“此人就是边士宁?”典狱官道:“正是。此人顽固不化,十八年来,恁般刑罚竟不能屈其一语。”太监冷笑,“至刚则折,至柔则靡。边士宁,咱家奉上意,送你上路。”同牢之人闻之,哀望士宁,莫不失泪。士宁豪笑,“如此,再不受汝等这些小人鸟气。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追随岳爷爷再世真身迎二帝,杀金狗。”十二狱吏来押士宁。士宁向左右囚人道声,“珍重!”昂首而行。背后哭声顿起。士宁并不回望,直出铁门。紧随其后的太监摆了摆手,狱吏打开铁链,踹得士宁仆倒在地。太监阴曰:“皇上英明,怜你抗过金人,放你一条生路。此去,莫再为恶。”转身去了。士宁趴地许久,忽的起身,捷如脱兔,势同奔马,来到岳坟前,拜祭岳飞父子,涕泪齐下,悲哀几绝……  边士宁本山东好汉,完颜金侵占河北、山东,士宁率所部义军被金人战败,于绍兴四年归来,隶于岳飞所部抗金。岳飞父子遇害,士宁也被下入死囚,于今放出。踉踉跄跄的士宁回到乡间,依稀辨得自家门前,眼望其家:断壁残垣之中,门窗破败;庭院杂草之内,道路无寻。士宁不觉低叫:“捍儿?捍儿何在?”有老者疑问:“足下可是边将军?”士宁视之疑问:“林禁卫?”老者点头,“十数年未见,你还活着?”士宁曰:“马踏阏氏血,枪挑胡虏头——昔年壮志未能酬!”林禁卫一叹:“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万丈雄心,奸桧斩断。如今老矣,唯待死尔!”垂泪须间。士宁道:“宁国军承宣使牛皋牛将军呢?某下狱时,闻禁卫效力牛将军麾下,牛将军也有岳少保壮志,当时若何?”龙禁卫复长息:“奸桧使都统制田师中大会诸将,牛将军遇毒被害。临终所恨南北通和,不以马革裹尸,顾死牖下耳!”士宁切齿,“秦桧!”也叹息,问:“禁卫可知吾子何往?”林禁卫道:“牛将军死后,老朽去职。回时,闻将军之子已然遇害!”士宁闻之,口眼发呆,面色凄冷。林禁卫接曰:“将军下狱,奸桧使人看守将军家门,令子不得出,活活饿死,埋尸房内!”泪聚成珠的士宁冲入庭院,撞断房门,抢进屋内。屋中景象被嵩草所掩,坍塌土坟有鼠迹可寻。士宁悲叫:“捍儿!”心血搅闹,泪水纵横。以头碰墙,墙倒;以拳击柱,柱折。是墙柱腐朽,还是士宁悲愤至极,作者不得而知。林禁卫等众邻急劝,又有人置办菜饭,请边士宁、林禁卫等酌酒。士宁起杯叹曰:“大丈夫上不能保国,下不能全家。”仰对苍天,“贤妻,我无颜生于天地之间。”倾杯于地。众人又劝。  当晚,林禁卫又请士宁饮。士宁称:“醉。”摇晃而去。林禁卫找寻许久无果。士宁悲岳飞父子至忠而受戮、哀其子边舒捍幼弱而就死,胸中郁结,意冷心灰,遂于老林择歪脖之树,悬挂腰带,打下死结。立于石上的士宁伸首于腰带之内,远望苍天,“贤妻,你若在世,士宁先去;你若不幸,在天等我。”合了两眼,脚下用力。石头滚开,士宁已悬树上。也许士宁命不该绝,或是苦未受尽。中书舍人虞允文经此,救下士宁。士宁奋力吵闹,“尔休多事,吾唯死而已。”虞允文冷哼:“是为英雄,休如李心寒般有此儿女情长之态;是为俗子,生死自便。”士宁哀叹:“生无希望。”允文问:“父母在否?”士宁摇头。允文问:“妻儿呢?”士宁曰:“长子已丧十八年,拙荆生死未卜。”允文道:“匈奴未灭,何以家为?今金人虽与我大宋讲和,然其狼性,向有反复之举,必然渝盟。阁下若有壮志,当效力边陲。穷当益坚,老当益壮。壮士三思。”士宁思良久,道:“世间还有韩世忠、岳飞般誓杀北虏,志复中原的名将么?”允文曰:“岳少保部将、现驻扎江阴,任浙西马步军副总管李宝有讨虏之志,壮士若能追随,必建千秋万代之功。”士宁沉吟:“李宝!”允文手书一封,曰:“壮士以此见李大人,必见重待。”取铜钱五百贯送了士宁。士宁谢过允文,拱手告别。虞允文曰:“壮士衣衫破旧,帽带简陋,当换身行头。”士宁曰:“但凡英雄,皆不会以貌取人。”踏步而去。此正是:一言惊醒龙与虎,壮志澎湃血与风。  且说对金怀切齿之恨的边士宁携一腔报国之心,火速赶往江阴。天似不许,连下七日大雨,浇得千疮万孔的士宁衣衫贴凉肉体,浸得千包万裹的允文之信字迹将没。虽然如此,并不能阻士宁热情。待雨放晴,士宁依旧疾行。非止一日,达于江阴。访到李宝军营前的士宁问守门将士,“马步军副总管李宝可在此间?”    (第2回)蔡火头为难英雄李公佐追斗好汉  且说边士宁来到李宝军前。守门将士上下打量士宁:须如铁戟,发若钢钩;外衣裹了囚服,两眼透出锐态——以为歹人,称:“将军正在练兵,无暇见汝。”士宁因此沉吟,徘徊不去。守门将士因问:“汝见李将军何事?”士宁曰:“投军杀贼。”守门将士皆笑,“以你年纪,行将入土,打得甚仗?还是回家养孙子、守婆娘去吧。”士宁曰:“枕边无伴,膝下无娃;心中所恨,唯有金鞑。常愿以利刃贯金鞑之腹,截其左耳计功劳尔。”有人拍手说道:“豪言壮语,真令我辈无颜。”有少年将军阔步而出。守门将士当即挺身,表情肃然。少年将军上下打量士宁,“老伯莫非汉之李广,蜀之黄忠转生?”士宁曰:“吾凡夫俗子,比不得古人。然此生不愿庸庸碌碌,横尸疆场不为悔也!”少年将军道:“天下汉人诚能皆如老伯,恢复河山之日指之可待。只是老伯年事已高,吾等终不忍见老伯出生死,冒白刃。”士宁曰:“吾貌虽老,实年不过五十有八……”少年将军道:“伯伯可充伙头军,为我等饱食,我等也好奋力杀敌,如此也是为国效力。”士宁曰:“吾擅用枪剑,也能骑射……”少年将军道:“老伯闲时可教授我等。”士宁摸着虞允文书信的手,微微颤抖。少年将军吩咐守门军兵,“带老伯去见蔡火头。”士宁自思:“吾权且充当火夫。他日见了李宝,再披坚执锐。”  且说士宁随了守门军兵来见蔡火头。蔡火头尖头小眼、暴齿薄唇,因听守门军兵之意,看了士宁一眼,曰:“这般肮脏的匹夫,如何做得火夫?”守门军兵道:“此乃少将军主意。”蔡火夫小声曰:“少将军也馊主意。”一脸怨气的告诉士宁,“此间规矩。”扔过一件破旧的衣衫。士宁换衣之际,另有火夫偷对士宁,“这是唠叨鬼,是恼人,不还嘴就是。”士宁哑巴也似的做了几天。这日,士宁正忙,外面传来“嘿哈”之声,原是那少年将军在场地上练枪。人姿勇武,枪式强劲。士宁张开数日未言的嘴巴,“此少年将军何许人也?”有火夫答曰:“副总管李将军长男,名唤公佐。其待诸将士如同胞兄弟,甚受爱戴。”士宁点头,“真虎子也!”多看几眼,不觉曰:“此式蛟龙入海用得过老,这招千里独行略欠火候……”蔡火头大怒,“你这腌臜匹夫知个狗屁?少将军也是你指点的,痛快的闭上你的鸟嘴!”士宁因此又不言语,心中却思二十年前,自与妻子教习长子舒捍、次女舒卫练武。当时,舒捍七岁,舒卫四岁,三子舒河、四子舒山还在襁褓之中。兄妹两个运足气力,各展拳脚,雏鹰、豹崽一般。抱了两个幼子的妻子指点数式,随对士宁微微一笑。那笑:如暖风中春花、似薄云中秋月,分外可爱。此时忆起,甜柔尚能进入肺腑。士宁嘴角因此现出一丝微笑,早被蔡火头看见。蔡火头骂道:“你这鸟人,婊子生的么,专会倚门卖笑?”闻之恼怒的士宁悄悄握起拳头,看了蔡火头一眼,自思:“若照太阳下去,这厮恐怕……不,我要杀的是金鞑,不是这种鸟人。”强压怒火,低下头去。蔡火头又喝:“国有国法,家有家规。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儿,老子说了算,手下利落些。”冷哼而去。众火夫莫不骇然。士宁为此郁闷。  当晚,士宁不免多喝了几碗酒。借酒销愁愁更愁。士宁手摇颤,眼迷离,举止不从心意,呈现醉态,不慎将酒碗拨落地下。响脆的声音教蔡火头瞪圆了眼睛。蔡火头恶言:“没过年,你弄什么声响,可是老子教训你几句,你生了怨气?”无有言语的士宁拾起那边口打豁的酒碗,又倒上了酒。蔡火头大怒,“老子说话没听见么?”士宁冷视蔡火头一眼,端起酒碗。蔡火头起身来抢,被士宁随手一拨,螺旋般转出六步。士宁酒碗至唇,刚喝得一口,蔡火头大叫:“我让你喝。”一桶满满的潲水泼在士宁头上,酸的、咸的、臭的……登时浸透士宁全身,地面成河,那碗酒也染得五颜六色。士宁抹了一把闭着眼的脸,潲水聚于衣摆,连串滴落。士宁睁开眼睛,狠视蔡火头。蔡火头大骂:“你这断子绝孙的家伙,有了儿子也是别人的种,千秋万代当王八的命。”此一骂,只教士宁心头压抑的怒火迅速燃起,拳头举在半空。蔡火头笑了,“嘿,还点虎斑劲槽蛇的气势。好!来,杀了我!”士宁皱皱眉头,收回拳头。蔡火头得意,“怎么,怯手了?来呀,老子不怕死。”扑将过来,揪住士宁前襟。众火夫急忙来劝。蔡火头怒叱众人,“闪开,让他打。”众火夫两下分开。蔡火头恶对士宁,“打呀!”士宁道:“吾投军,是为杀金鞑,打你做甚?你休来厮闹。”蔡火头道:“不打了?”士宁不语。蔡火头曰:“你不打,我打。”操杀猪刀在手,在士宁眼前一晃。他本意是想吓唬士宁。士宁再不容情,左手抓住蔡火头握刀的手腕。蔡火头只觉腕骨欲裂,刚要叫喊,士宁另手照其面皮就是一拳,直打得蔡火头眼冒金星,门牙失落。士宁骂道:“你这鸟人,欺人太甚!”照其小肚又是一脚。撒手扔刀的蔡火头摔落墙角:鼻口移位,面容改观。其呆看士宁,眼泪鼻涕与血交融,露风的嘴好久说出,“你敢打我?”众火夫也惊看士宁,关言:“你惹了大祸!此乃李将军大人内兄,还不快走?”士宁闪落湿衣,行裹中取囚服换上,看了蔡火头一眼,在火夫指点下,顺便路去了。 共 44217 字 9 页 首页1234...9下一页尾页

内分泌性不孕
哈尔滨的医院治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好

上一篇:善待自己2

下一篇:干劲儿十足

友情链接
拉萨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遵义有哪些放疗科医院 莱芜医院哪家好 中卫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那曲有哪些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 喀什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吐鲁番有哪些特色医疗科医院 腹泻 子宫内膜异位症 白沙有哪些麻醉医学科医院 西宁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澳门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牙齿美白最好的方法 北屯有哪些小儿皮肤科医院 白癜风是怎么引起的 南阳三乙医院哪家好 广东有哪些二乙医院 长沙一甲医院哪家好 梅州有哪些一丙医院 痛风是怎么引起的 黄南有哪些二乙医院 电子减肥 黄冈急救中心医院哪家好 产后甲状腺炎医院 大兴安岭综合医院哪家好 敏感肌肤 静脉炎 胃溃疡 天津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小儿咳嗽 黑龙江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不孕不育病因 广州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肘关节脱位医院 什么是白癜风 内蒙古有哪些医院 深圳产前诊断科医院哪家好 大庆有哪些医院 江门精神心理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有哪些医院 上海有哪些综合科医院 东营小儿感染科医院哪家好 日照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江西有哪些过敏反应科医院 广西有哪些小儿消化科医院 临沂心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常州眼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有哪些结核病科医院 珠海有哪些中医外科医院 淮安其他医院哪家好 汕尾有哪些老年病科医院 濮阳外科医院哪家好 连云港有哪些眼科医院 淮安有哪些小儿眼科医院 濮阳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驻马店综合医院哪家好 丽水有哪些医学影像学医院 绵阳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襄阳有哪些血液科医院 南充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透析中心医院哪家好 邢台烧伤科医院哪家好 洛阳有哪些其他外科医院 焦作有哪些普外科医院 衡阳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张家界内科医院哪家好 绵阳有哪些中医内分泌医院 黑河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东营手外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南京中医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中医儿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唐山眼眶及肿瘤医院哪家好 秦皇岛心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邢台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定州特色医疗科医院哪家好 衡水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衡阳屈光医院哪家好 邵阳中医推拿按摩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永州房缺医院哪家好 娄底中医男科医院哪家好 湘西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伊春房缺医院哪家好 大兴安岭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合肥肝病科医院哪家好 铜陵性病科医院哪家好 六安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晋城有哪些中医乳腺外科医院 白城有哪些肝胆外科医院 贵阳有哪些肾病内科医院 山南有哪些小儿神经内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乳腺外科医院 塔城有哪些脑外科医院 台湾有哪些小儿精神科医院 阿拉善盟有哪些一级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