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末世之天降妻

发布时间:2019-06-25 14:19:19 编辑:笔名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没有人能破了这结界,不可能?”吃惊的女王退后了两步,跌坐在王座上,惊慌失措,眼瞳滚动个不停。∧杂∏志∏虫∧在结界被毁后,震飞起来的李南池和汝儿落在安全的地界,看着那自言自语的女王,眼神冷漠。这时候突然女王抱住了头,长如墨而到腰际的长发被抓的疯乱,她不停地摇晃着脑袋,好像在压抑阻止什么,她的动作越来越疯狂,那些身为手下的怪物都停止攻击害怕地退到了柱子后面。“啊”女王朝天怒吼一声后,身体直接炸裂四散,那被藏在身体里的终于得见天日,是一身凤冠龙袍的女王人身灵魂,她温和地看着下面的人,淡柔一笑,本来黯淡的大殿,瞬间金芒万丈。“吾儿,你……有了尾巴,母王很欣慰,可惜母王现在就要去了,以后这里的守护便由你继续下去吧。”女王的声音清雅中带着淡淡的磁性。“母王,汝儿不懂。”被毁陷阱这边的汝儿赶紧上前一步,目光中是满满的不舍。“当年女娲祖先将那些肆虐人间的猛禽恶兽都赶到黑河,命人守护,本是大功一件,但是她逆天而行救了自己的女儿,我们的祖先本已经死去,却又被救活,有违天道,自是要受罚,为了赎罪,女娲祖先在这上方建立黑渊国后为自己女儿封疆为主,可当安身之处,亦为守护,而三大家族的祖先也都是被罚的神人或近亲,我们不过是被流放的看守而已。”“这事情本该在你接替王位的时候才应该告诉你的,但是母王现在没有时间了,汝儿你来。”汝儿的反应就是看向李南池。李南池朝其点头。汝儿才放心地游过那些断石,来到女王的身前。女王微微弯下头,附在汝儿身边说了一句:“小心女灵。”汝儿吃惊的瞪大眼睛,但是她的女王再没有给她任何解释,也没有机会,她的身体直接散在空中,消失无影。那些怪物仿佛惊恐,一步三回头地跑出大殿。李南池转头看向一边的小尤子,目光停在他举着的铮亮的斧头上:“你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小尤子停了一秒才将头转过来,努力放平语气,但还是难掩那一丝伤心:“离修死了,他的族人只剩这两个老家伙了,阿离为了救我也死了。”、“你说什么?”屏长老脸黑如墨。李南池蹙眉,等着小尤子解释。“那些被关进黑河的猛禽恶兽杀了人都跑出来了,就在外面,因为有结界他们暂时还没能跑到外面去。”小尤子深吸一口压下心里的难过,朝汝儿喊道:“汝儿你过来,我护送你离开这里。”而这时候玉长老开口说:“那结界本是女娲大神所设,她如此疼爱自己的女儿,怎可能困死自己人。”屏长老也说:“我早就感觉那结界不对劲,但是总查不出来个结果,若是曾被人动过手脚,那人的神力该有多大啊,一定在女娲大神之上。”结界被动手脚!如果那些猛禽恶兽无法离开这里,必定要和压制他们这么多年的黑渊国人拼个你死我活,所以那结界也等于把他们推向了坟墓。这时候李南池想起结界只排斥左丘郢的事情,难道那个结界是女灵所设,她意义何为,她的心在想什么,这时候李南池又想起那千米高山的冰凌。李南池目光坚定,她已经要活着,为了左丘郢,也为了再见女灵一面,让她解释清楚。汝儿听到几人的谈话,她转过身来,站在已经一分为二的王座前,摇了摇头:“我不走,这里是我的家,我的守护,重新将怪物驱逐到黑河,是我的责任。”小尤子也没有了平时的嬉皮笑脸,此刻变得无比认真,喃语说:“我也要替阿离报仇,我留在这里和你一起。”汝儿的小脸上出现一抹放心,朝下方的人喊道:“刚刚的话你们也都听到了,你们现在就算想逃也没有机会了,你们没有选择,所以战斗吧。”汝儿的声音很有感染力,而那些本是奔着解除诅咒来的人,现在都不管不顾地大声附和。汝儿从高台上游下来,向门口走去,李南池和小尤子守护左右,其他的人都转个弯跟上。外面已经漆黑一片,他们看到那断壁残垣处或者腐烂的屋顶上,若隐若现的绿光,是那些怪物的眼睛。就在这时候,结界慢慢飞起一大群带着亮光的虫子,在结界的上方凝聚,像极了一盏昏黄的大灯,将下面照亮。所以李南池他们也发现有些怪物非常的警惕,一直都在不远处观察大殿里的情况,这时候见人都聚到了门口处,立刻将头缩了回去。只是汝儿还是年轻,都没有说什么分配之类的事,就游了出去,当然身后的人自然得跟上,所以他们只是到祭台就已经被包围,而大殿的上方更是跳下一排先前跑出大殿的怪物,阻断了他们的退路。越来越多的各类怪物朝他们围过来,里三层外三层的,非常之多。而天空更是飞出一群人脸的大鸟来攻击他们,地上的怪物更是立刻配合着冲过来攻击,打的他们措手不及,李南池和小尤子直接冲到前面。他们一群人将手里的兵器都亮了出来,生死相搏间,一些弱势群体,直接被冲进人群的那些花斑虎的大嘴给咬破了喉管,血流不止,直接断了气。那些花斑虎人拖到角落,慢慢享受进食的时刻。“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们都逃不掉的,这些东西光靠我的力量根本解决不了。”梦蝶袖的脸上已见伤痕,她找了个机会朝汝儿请示,希望她可以下令撤退。汝儿的眼中带着死守到底的坚定:“你们不用管我,想走便走就是。”梦蝶袖犹豫。汝儿却是一语道破:“给你们说实话吧,诅咒我解不了,你们不用留在这里给我陪葬,也许你们现在逃走还可以多活些时日,不用现在就被这些恶兽生吞。”武莅云杀了一只火人怪物,退到汝儿身边:“放心女王,我们就算粉身碎骨也会护你周全。”汝儿就算是小孩的形态,但到底是两百年前的蛋,还是有些智商的:“不用,你们背叛了一次,再多一次也无所谓,而且这次我不会诅咒你们,你们不用顾虑那么多。”武莅云听后,脸色一狠,握着手中的短刀转了个身,直接朝汝儿后腰捅去。而无意中注意到这边情况的十五直接抬脚踢向武莅云的手腕,武莅云被踢得原地翻了个圈,落到地上后,愤恨地看向十五:“可恶,居然被拦住了。”陈琪的黑暗系异能立刻将十五护住。梦蝶袖打跑一只从后面袭击武莅云的虺,将人扶起来,看了眼李南池后,带着人朝一个方向突围而去,而陈亮赶紧跟紧武莅云,只是他们刚走了十米远,孤单的三人就被那只虺重新缠上,更是有一只罴加入战斗,紧接着又有四五个怪物冲过去。“啊啊啊”三声惨叫声后,是身体倒地的声音。只是因被怪物围住分食,他们没有看到陈亮死时,是拼命将武莅云压在身下保护着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他又为她死了一次。红臻听得一阵发怵,手下一顿,便被一只罴给一掌拍在胳膊上,顿时肩膀塌了下去,胳膊断了,发出一身凄厉的惨叫声。而这时候红臻养的那些手下都自顾不暇了,自然没有人能顾得上她,眼看着她就要被那挥来的大掌给一掌拍死,一道银鞭缠住了大掌的手腕,紧紧地拉住了罴的攻势。流朔朝红臻喊:“别愣着了,赶紧走。”“哦”红臻抱着受伤的胳膊赶紧跑离原地。流朔势一收,一个翻越停在了那只罴的前面,身体一矮躲过罴的攻击后,长鞭一收变成了一把尖锐的长剑,飞跃捅进了罴的后心。悦莼看在流朔的面子上,帮红臻看了一下伤势:“肩膀的骨头已经全碎了,就算医好这只胳膊也废了,我现在没有时间和工具帮你处理,就先帮你固定。”红臻坐到地上,痛的一脸扭曲,看了眼忙活的悦莼没有吭声,目光看向依然战斗的流朔,心中羞愧。悦莼的手法很快,两分钟就已经处理好,然后看到不断有受伤败下来的人,若是还能动的,她就先止血包扎,至于受伤过重的都被放弃了,是根本没有时间救,第二是救了他们也不可能立刻起来战斗。这时候屏长老看了眼攻势凌厉凶猛的李南池,略一沉思朝其喊道:“这群猛禽恶兽在黑河的这些年都被一个叫双头裂海龙鲸的家伙给收服统领,你把那家伙找出来,拴住带回黑河,才有机会将这些家伙都赶回黑河去。”屏长老的声音刚落。“吼,”一声咆哮后,一个巨大的身影从地底跑出,咆哮震怒:“我们再也不要回到那暗无天日的地方去了。”那个双头裂海龙鲸直接朝黑渊国的结界那边冲去,巨大的身体撞在结界上,结界都被撞得震了三震,有裂纹在上面跑过。李南池吃了一惊,绕过对手,一蹦三米远地朝结界冲去,心想要是结界被撞碎,这些猛禽恶兽跑出去不得了,丧尸已经让人们生活的够苦的了,若是再加上这些猛禽恶兽作乱,人类非得灭绝不可。所以她要先出去通知左丘郢,把外面的人全都用上。而此时外面的左丘郢立刻就发现了结界的异常,他甚至看到飞奔而来的李南池的身影一闪而过。就在这时结界遭到了二次破坏,裂缝越来越多,有重合的地方,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所有人都停止下来看着这异象,左丘萸更是抱着蓝怪鱼从帐篷里走出来,面色沉重:“哥,蓝怪鱼说不能让那些猛禽恶兽跑走祸害人,等一下需要你帮忙。”“什么忙?”左丘郢侧首问道。左丘萸犹豫了一下后,看了眼女灵的方向,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左丘萸又走到站起身的陆旁说道:“陆,拜托你现在将这条飞不起来的鱼送到天上去,在地上它的法力施展不开。”陆点头,目光在蓝怪鱼上扫过。第三次的撞击迟迟未来,外面的人等的一阵心急和激动,当然这不包括女灵,至始至终她那张绝色的脸上都是平静的。终于第三次的撞击来到,同时夹杂着一个人影飞出,左丘郢目光一凌,认出是被撞出来的李南池,赶紧一道雷电打去,击退了双头裂海龙鲸的同时,接住李南池。“快。”蓝怪鱼朝陆喊了一声。本以为是陆带着蓝怪鱼飞,谁知道陆的手往上一抛,那鱼缸就稳稳地飞到空中,蓝怪鱼快速甩动尾巴,一本白皮书凭空出现,书页快速翻动,一些刚跑出结界的猛禽恶兽就被一股力量吸到空中,扭曲后变成薄薄的图形印在书上。但是那只双头裂海龙鲸却趁机跑了,身影很快消失在漫漫黄沙的黑夜下。而可能因为灵力不足的原因,有三三两两的猛禽恶兽逃脱白皮书,朝远处跑去,陆领着人已经努力拦截杀了一些,但还是跑了几只,直到鱼缸落回左丘萸的手中,白皮书消失,动静才慢慢平静下来。那些在黑渊国里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人都互相搀扶着走了出来,无比的狼狈和惨重。而在出来后,汝儿特意看了眼女灵的方向,并朝其走去,苦涩地说:“你为什么要将这结界动手脚?”女灵没有任何的心虚,声音平缓:“这猛禽恶兽跑了只会祸害人类,留给你们收拾不是应该的吗?”“但是你明明知道,黑渊国在两百年前就已经不是以前的黑渊了,你这么做不是逼着所有人去死吗?我可以死守到底,但是他们有选择的权利。”汝儿咆哮。“你错了。”女灵转头看向汝儿:“在他们成为黑渊人的那刻,就失去选择的权利了。”“那你的意思是成为黑渊国人的那刻,在你的眼中就是死的了,你不要忘了,你曾经也是黑渊人。”李南池冷清地看向女灵。李南池再次朝女灵质问:“黑渊被灭,你在其中到底但当了什么样的角色?”女灵看向李南池,目光终于带上一抹哀伤:“我只是告诉女王,终结会成为新的开始,那将是重新的辉煌。”“所以女王才任由武莅云他们的背叛?”李南池感觉有些可笑。“那就是她自己的原因了。”女灵冷硬地说。李南池一阵无语,实在不想再说什么,拉着汝儿便去给悦莼帮忙,救治那些受伤的人,等天亮后,他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题外话------其实作者君有的地方可能写的不清楚,欢迎留言,作者君来解惑,完全是因为留的坑太多,写着写着自己不小心忘了(汗)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蚌埠治疗牛皮癣医院
佳木斯的医院专治白癜风
松原治疗牛皮癣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