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金融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中国资本金融账户逆差无需过虑国内

发布时间:2019-11-09 18:42:45 编辑:笔名

中国资本金融账户逆差无需过虑国内

>

2012年中国资本和金融账户出现了1173亿美元逆差,是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以来中国首次出现年度逆差。资本金融账户现年度逆差到底预示着什么?我们又该如何理性看待,又该如何积极应对这种格局变化呢?

国际资本和金融账户

出现年度逆差

2012年金融数据显示,继2011年第四季度中国外汇储备出现1998年以来首次季度负增长后,2012年季度外汇储备大幅增长1238亿美元,但此后的二季度再次出现季度负增长,较上季减少650亿美元,三季度增长500亿美元,四季度微增200亿美元左右,全年储备资产增量大幅减少。

比外汇储备增速放缓更大的变化是,资本跨境流动已经从单边顺差转成双向流动。国际收支平衡表显示,2012年中国国际收支经常项目顺差2138亿美元,国际储备资产增加965亿美元,而资本和金融账户逆差却高达1173亿美元,比2011年顺差1861亿美元大幅减少了3034亿美元。其中除季度外,第二至第四季度中国资本项目和金融均呈现逆差,这是1999年以来国际资本和金融账户首次出现年度逆差。

而这种双向波动的变化也早已在外汇占款数据中得到体现:去年以来,新增外汇占款出现了罕见的弱增长和负增长的局面。2012年月新增外汇占款仅有3026亿元,还不到去年同期增量的15%,下半年更是多次出现负增长,公布的数据是,12月份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增加1466亿元,金融机构口径外汇占款增加135亿元,2012年全年两个口径的外汇占款增加了4900亿和4200亿元,分别比2011年下降了81.9%和83.2%。

国际收支账户从双顺差格局转为经常项目顺差、资本和金融项目逆差格局,这一增一减意味着国际收支总体将趋于平衡,而这必将对央行货币创造机制和货币政策产生深远影响。与发达国家相比,由于央行资产扩张主要由外汇资产引致,货币政策灵活性和主动性不高,难以应对复杂环境。从央行资产负债表结构看,央行总资产主要由国外资产(外汇、货币黄金、其他国外资产)、对政府债权、对其他存款性公司债权、对其他金融性公司债权、对非金融性公司债权和其他资产组成。

预示央行将淡出

对冲外汇角色

从货币金融的角度看,由于外汇资产不能自由使用,因此引发了扩展债务资金的内在要求,从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获得债务资金,形成外汇占款。根据资产恒等于负债的会计关系得到基础货币的简化式:基础货币=外汇占款+对金融机构贷款+各类证券及投资+其它净资产-财政存款-央行债券。央行资产负债表结构的变化反映出中国货币创造机制的变化:过去在基础货币供给中曾起主导作用的对金融机构贷款占比近年来呈不断下降趋势,外汇占款已成基础货币供应主渠道,并导致央行资产负债表持续膨胀(截至2012年10月底,央行资产规模达到4.64万亿美元,大大超过实施量化宽松的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为全球),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占比不断上升。更为严重的是,由于资产严重外化,央行不得不发行大量的票据或吞吐国债来冲销流入的外汇资产,因此,本质而言央行是以扩大债务(发行央行票据和国债)为基础的兑换外汇资产的被动货币创造过程,其代价就是本币对外升值、对内贬值。而未来当外汇储备增速放缓,甚至出现年度资本金融账户逆差成为常态的背景下,也预示着中国货币创造机制改革时间窗口正在临近,央行不再承担买卖和对冲外汇的角色,央行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以及利率和汇率市场化亟待加速推进。

资本主动流出将成常态

当前,人们比较担心的资本金融账户逆差,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投资负收益以及资本流出(外资流出)所导致的。首先,负收益问题。1998年以来,中国仅有2007至2009年3年投资收益净额为正,其他年份均为负值,其投资收益净额累计高达-1654亿美元。而2012年服务贸易与海外投资负收益合计高达1130亿美元,投资负收益问题十分严重。其次,资本流出问题。我们认为,未来资本流出,特别是中国本土资本主动流出将成为常态。事实上,近些年,中国海外投资步伐正在加快,2002至2011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年均增速达44.6%。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2012年世界投资报告》,2011年全球外国直接投资流出流量1.69万亿美元,年末存量21.17万亿美元。以此为基础计算,2011年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分别占全球当年流量和存量的4.4%和2.2%,分别名列按全球国家(地区)排名的第6位和第13位。未来年,中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了新的工业化阶段,需要中国在全球化产业分工中上升到新的阶段,需要全球化配置资源,中国将成为全球重要的对外投资大国。

资本和金融项目年度逆差无须过度担忧,我们更需关注的是其背后的结构性和趋势性变化。受制于外汇资产的央行资产负债结构正在发生重大改变,形成基于本国信用的新货币创造机制势在必行。而在管理对外资产方面,在人民币资本内外循环通畅的基础上,中国也必须优化资产负债结构,提高资产收益率,只有这样才能实现健康、良性的国际收支平衡格局,真正提升中国资本的话语权。

民生视野
职场
饮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