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百家争鸣小月塘前传盛凝馨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1:05:20 编辑:笔名

一、一叶江南梦    一叶山,一叶村,一叶观。  一叶冉动,茶色渐浓。一叶,还没有回来。  丁稀浓动了动,向树荫密处。  “要不要……?”梦绮影问。  上官玲珑微微一笑道:“二姐没看出来?”  “什么?”梦绮影非常困惑地看着她道:“难道左风尘不肯入观,是为了……”  盛凝馨指着杯中那片茶叶,打断她的话道:“日照弯针。北方甚少产茶叶,且南方人大多不用北方产的茶叶。”  “一叶道长是北方人?”丁稀浓插言道。  梦绮影倒是明白了,摇首道:“不,他知道我们要来,甚至知道我们是谁,所以这茶叶是早就为我们备好的。”  盛凝馨赞许地看着上官玲珑道:“三妹有没有需要问的?”  “没有。”回答异常干脆。  这一点,倒与梦绮影无甚差别。自从她俩遇上盛凝馨,就有种愿将一切托付给她的力量。谁也说不清这是怎样一种感觉,梦绮影只在心里想过:她像我从未谋面的娘亲。陌生,却格外地亲切!  没有娘亲会伤害自己的孩子,没有孩子不相信自己的娘亲。因此,疑问是多余的。  对于梦绮影,丁稀浓有着一样的信任。而当盛凝馨出现,他觉得,仍在寻觅的梦很快就能实现。  不觉中,原先的树荫开始明亮起来。  正垂的日头下,无影可藏。    偏房传来一声浓重的咳嗽。  盛凝馨微微一笑,果然,杯中的茶叶在此时沉落,丝毫不差。  黑袍道士轻推开偏房的门,摇着头走近四人。  “原来是小道士在撒谎!”梦绮影的语气有些重。  一叶道长哈哈大笑,银白胡须随风舞动,风骨毕现。  “刘前辈,请!”上官玲珑起身让座道。  一叶道长随即收声,凝视着石凳道:“盛姑娘定要我坐这沾了屁股就离不了的凳子?”  盛凝馨回以一笑道:“就算是金凳子,也留不得前辈,刘老板说笑了。”  刘古今思索片刻,落身而坐道:“是不容易,为难左爷了。”  盛凝馨端起茶杯,掩袖小啜一口。放下杯子道:“刘老板何尝不是身不由己?我相信江南除了你,再没有人可以呼风唤雨。”  “空城是你杀的?”刘古今眠目深嗅一番,睁眼对梦绮影问道。  梦绮影颔首道:“如何?”  刘古今仰首观天道:“空城是个商道奇才,他在江南超越我的时候,尚未至而立之年。可惜了!可惜了!”沉默一阵后,他继道:“许多事并不能怪他,他不过是为紫云飞顶着欺民霸市的黑锅。这个,左爷其实也是万般无奈。”  梦绮影冷冷言道:“我们不是紫云飞。”  “就算你是。”刘古今长身而起道:“左爷指使你们来寻我,就足矣。”    “答应了?”左风尘隔着车帘问。  梦绮影哂笑一声道:“你是不是更觉得对不起他,扰了他的清修?”  左风尘沉默。  梦绮影又道:“你是我和空城打的一个赌,只要看我笑话好了,为何要帮我们?”  左风尘答道:“爬得越高的人,才摔得越重。”  “很好!”梦绮影转身。  正打算离去,却见上官玲珑奔跑着过来。  “什么事,慌失失的?”梦绮影凝神问道。  “没……没什么……”上官玲珑将手负在背后,看了一眼她,垂首道:“二姐,看到大姐没有?”  “她和刘古今在偏房议事,没什么要紧的事,不要打扰他们。”  “噢。”上官玲珑转身离去,只是双手像握着什么,藏到胸前。  不一会儿,丁稀浓亦走了过来。  梦绮影打晾着他衣着上的泥点,心生厌恶地道:“不干不净的人,离远点。”  梦绮影的傲慢非但没有令他恼怒,反倒一笑道:“山路崎岖,难免失足。”  梦绮影冷吭一声道:“小姑娘是杀人的,腿脚不好,别丢人。”  不等丁稀浓回应,梦绮影扫袖而去。  丁稀浓抿一抿唇,微微一笑,再仰一仰首,觉得此时的天色格外地蓝。    “小月塘?”  “小月塘!”  盛凝馨满意地点点头,对于刘古今的分析,表示极度认可。  “小姑娘会不会先下手?”盛凝馨问道。  刘古今沉想片刻道:“山水仙阁、空城、小姑娘,这小姑娘可算是紫云飞麾下神秘的组织,至今没有一个人知道她们的真实面目,因为她们擅长的是暗杀。要命的,她们是看上去天真无邪的小姑娘!”  盛凝馨拈起那枝伤害过她的梅花道:“有所领教!奇怪的是,从双英镇到一叶村,她们一直按兵不动,前辈怎么看?”  刘古今回道:“几位姑娘的武功虽然冠绝武林,但江南毕竟是紫云飞的地盘。他们要杀一个人并不难,我想,他们还想知道你们倒底想干什么?从而顺着你们的路子敛财增力,以图更大的发展。”  盛凝馨点头道:“不错,北方武林群龙无首,而青梅山才是他们终的心头之患。我等零星小辈,要得他们大动干戈,势必打草惊蛇,一旦为青梅山所重视,才是败着。”  “不过。”刘古今指向那枝梅花道:“此梅正是小月塘通灵梅树所摘,也就是说,不排除那里己为小姑娘所占。要夺此宝地,恐怕须大费周折。”  盛凝馨答道:“今日得前辈鼎力相助,盛凝馨必遵所诺,为江南武林营造一片大容净土。但为净土而战,除草亦是必行,罪过,罪过!”  “刘某与盛姑娘虽是初识,却相信姑娘的仁德之心。只是……”刘古今欲言又止。  盛凝馨随即猜到,微微一笑道:“二妹本性……”  言未尽,人己倒。      二、泥人小姑娘    刘古今原先坐着,现在还坐着。只能坐着,桂香己弥漫偏房。  盛凝馨仍卧倒在地,梦绮影却没有破门而入,因为她看到了一样东西。  “她中毒了。”刘古今说道。  梦绮影就窗外道:“守着。动一动,你就和空城一样。”  刘古今扫了一眼床榻,那里藏着一柄大刀。许多年不用,宝刀有没有老?  个来的是丁稀浓,闻到桂香他就来了。  剑己在手,如今他己隐约能从桂香中分辩梦绮影的意图。  “什么事?”丁稀浓凛色问道。  梦绮影双目如电,细细打晾了他一番道:“换好衣服,也离我远点。”  丁稀浓无奈地摇摇头,静立一旁。  随即赶来的是上官玲珑,打远便对梦绮影高声问道:“二姐,什么情况?”  梦绮影一直盯着她,直到来至身前才缓缓问道:“妹子是青龙堡的人?”  “怎么,大姐没告诉你?”  梦绮影冷色道:“青龙堡和山水仙阁现在都是紫云飞的势力……”  “二姐倒底怎么想?”上官玲珑直接问道。  梦绮影昂首大笑一番,继而正色道:“好一个小姑娘,你就是那小姑娘的首领吧?”  “这,这怎么可能?”丁稀浓即刻道:“这一定是误会。”  “你闭嘴!”梦绮影喝断道:“撒谎的人没资格在这里说话。”    “左爷。”丁稀浓向前来的左风尘唤道。  “她不是。”左风尘对梦绮影道:“她是青龙堡主的小女儿,而且只有这个身份。”  在江南,左爷的话没人不信。因为左爷从不说大话,更不说假话。根本是因为,他有这个能耐。梦绮影从不信这一套,可她愿意相信这么一个等着看自己笑话的人。除非,事实就在眼前!  梦绮影将偏房门前拣到的小泥塑拿出来,盯住丁稀浓问道:“谁捏的?”  丁稀浓眼皮一耷道:“是的,我是撒了个谎。不过,捏泥人这小游戏怎么呢?”  梦绮影看着盛凝馨模样的小泥人道:“你还想撒谎?”  “泥是丁大哥挖的,泥人是我捏的。”上官玲珑无意再隐瞒,振声道:“我知道在这种时候,我不该去做这么无聊的事。我只是想送件礼物给大姐,又怕二姐你责备我,所以……”  “所以你一路隐瞒大姐,并选择在这里对大姐下手。”梦绮影断声道。  “大姐怎么啦?”上官玲珑急问道。  梦绮影回道:“大姐没什么,就凭小姑娘,我梦绮影还不放在眼里。”随即将手中泥人捏碎,寒声道:“将我的拿出来,就在这里作个了结吧。”  上官玲珑迟疑片刻,从包裹中取出梦绮影的泥塑,轻轻放下道:“这件事我还没有头绪,不过,二姐,玲珑绝不是小姑娘。”  丁稀浓急道:“玲珑,可是……你捏梦绮影的泥塑是为什么?”  梦绮影抢言道:“留个记号,不怕仇家找上门,才是无所畏惧的杀手。”    丁稀浓长剑一挥,拦在上官玲珑身前,坚决地对梦绮影道:“玲珑绝不会对大姐下手,我……”  “够了!”梦绮影咆哮一声,继而沉声道:“这一路上只有我和上官姑娘和大姐在一起,杀手不是我,就是她。现在既然你相信她,就别怪我手下无情。”  “还有我啊,你怎么不怀疑我?”丁稀浓嘶声道。  左风尘淡淡道:“小姑娘就是小姑娘,绝不会有老太婆和男人,死也不会。”  丁稀浓忽地指向偏房内道:“对了,还有他。难道小姑娘不可以伪装成老头?难道你们没看出他那银白胡须是假的?刘古今既是江南除空城之外的商道高人,也可以是一叶观的一叶道长,难道就不可以是小姑娘伪装而成的?”  梦绮影盯住左风尘,左风尘叹息道:“刘古今尚是壮年汉子,假扮年迈道长以掩饰原先的身份,是无意和空城争名夺利,却也绝不是小姑娘!”  丁稀浓回看了一眼,上官玲珑即拉开他道:“丁大哥,这是我们姐妹间的事。”  “二姐。”上官玲珑捡起地上的梦绮影泥人道:“在玲珑的心里,永远有你和大姐。我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大姐的泥人,但总有一天真相大白。这是我为你捏的小泥人,代表的只是你我的姐妹情谊。玲珑想在安定后绘彩再送给你们,可惜……”  泥末纷飞,在风中漫舞……  梦绮影仰头看了看天,一两只归晚的无名鸟在空中盘亘不去。    “快吃,吃了就没事了。”丁稀浓在车内扶牢上官玲珑,拿着桂花糕催道:“我留了些,就是担心她一时冲动。”  上官玲珑吃了些,感觉体内的香毒渐渐缓消,幽声道:“我很高兴二姐的武功如此高深,只是,没想我的绳镖绝技一点用也没有。”  驱车的左风尘插话道:“她和盛姑娘的武功皆属空流,玲珑姑娘若能弃有形之物,御气随神,不日或可归于一宗。”  上官玲珑沉思片刻,感激道:“多谢左爷提点,玲珑受教!”  “嗨!”左风尘长叹一声,马鞭愈急。  “等一下!”上官玲珑忽地失声大叫。  “嗨!”左风尘又叹一声,这一声分外沉重,似料不祥。  上官玲珑从车上下来后,对左风尘正色道:“左爷,你为何要瞒着玲珑?”  丁稀浓不解地看着左风尘和她,不知又发生了什么。  左风尘看看天色道:“时辰不早了,就算我们赶回去,天恐怕也黑了。”  上官玲珑禁不住热泪滚滚,哽咽道:“我恨我自己,恨我没有能耐帮助两位姐姐!回去,我死也要和姐姐们在一起!”  左风尘拦住她道:“不,以你的功夫,只会成为她们的累赘。梦姑娘交代,日后若你能悟入空流后,再为她们做事。”  “原来是这样!”丁稀浓不急反喜,重擂了自己一下道:“梦绮影,我误会你了!”      三、不死有情人    “玲珑会不会恨我?”梦绮影凝望晚红的天,喃喃问。  “为什么不是我们?”盛凝馨恬静地笑,纤指拂过琴身,扫落细微的尘埃。  刘古今垂首道:“这件事,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梦绮影冷笑一声道:“你能给的就是保护好你自己。如果不是大姐吃过她们的一次亏,小道士的那杯茶己经要了大姐的命。”  “既然看出来,为何不当场要了她的命?”刘古今问盛凝馨。  “她只是个探子,何必打草惊蛇呢?”  刘古今点一点头,又问:“既知毒是抹在杯沿,避免与茶水触及,为何你又要假装中毒?”  盛凝馨稍一沉思道:“小姑娘需要我中毒,我们则更需要让玲珑离开。山水仙阁兼并青龙堡,俨然成为紫云飞分舵,玲珑和山水的关系搁在那儿,就算小姑娘也得忌惮三分。所以,从双英镇到这里一路平安并非偶然,玲珑在,小姑娘就不会出现。”  刘古今即刻道:“玲珑不在,你们就等于将自己逼上了绝路。”  盛凝馨恬恬一笑。  晚红渐淡,风送桂香。  “我倒是真想见见,那个像极我的小泥人。”盛凝馨指落弦上。  梦绮影终于笑出声来道:“大姐是个有情人。”    小月出现在天空,幽蓝的夜。  淡幽的琴声弥漫一叶观,遁世的梦也悄然来临。  谁是识琴人,谁又是有情人?  这时的星光还十分微弱,桂香却己深浓,随晚风遥送到小姑娘的鼻前。  小姑娘仰首看了看美丽的星空,“咯咯”一笑,酡红的小脸娇美得令人心生怜爱。  小姑娘在梦绮影身前三米处停住,侧首向她微微一笑。  桂香浓得有些刺鼻。  小姑娘转向盛凝馨,也是微微笑着,随即打开挎篮的盖巾,取出一枝梅花道:“姐姐,要花么?”  刘古今虎口一振,刀系的铜环一阵叮当作响。  只有琴声未乱,淡淡幽幽传送着,如小月明空,依旧十分的干净透明。  “我想你一定没听过。”盛凝馨凝望深遂的夜幕,玉指拂动,语如梦呓道:“这首曲子叫做小月淡幽,取意于李白的千古名篇《月下独酌》: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小姑娘听得如痴如醉,为琴声,为其诉。似此时只有她和盛凝馨,再邀明月,遂成三人。  这风情,却不为梦绮影所领。她深知桂香之毒,根本拿不住眼前的小姑娘。换作他人,莫说三米,一里外便己毒倒。但没有人可以百毒不僵,就算师父施恋、师姐梦兰香再世,一样也有她们自救不了的毒。    红梅,红艳艳的朵,雪中的血,血中的花。  梦绮影对花性的参透,是凡人难及的。这枝曾经伤害过盛凝馨的梅花到了她的手中,不再只是个借花之形的暗器,而成为一个犹如有魂有魄的凶灵,吐纳出全部的芬芳。 共 15146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治男科医院
昆明的治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全国羊角疯病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