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体育
当前位置:首页 > 体育

重生之影后又忘了谈恋爱

发布时间:2019-06-25 17:01:54 编辑:笔名

苏锦词从猫眼里瞄了一眼见敲门的人是陶唯便迷迷糊糊地拉开门。*杂志虫*陶唯拿着行程表和几份文件,站在门外抬眼看了看站在门里的苏锦词,正要说话间却突然楞住。“请等一下!”看见陶唯,苏锦词顿时惊醒过来关门转身一气喝成,跑回卧室扯开被子给沈漫卿盖住然后慌忙手忙脚地找衣服。“怎么了?”沈漫卿被苏锦词吵醒,抱着被子慵懒问道。“陶姐来了?”苏锦词换下睡袍,穿上衣服和长裤回头看了沈漫卿一眼:“你继续睡”“为什么?”沈漫卿感觉自己精神还好,相当清醒如果有什么紧要事情,也能立刻投入处理。“你脖子上的草莓种得有点明显,我担心陶姐多想。”虽然也想光明正大的秀恩爱,可在这个事业才开始起色的节骨眼上,苏锦词是不能让感情来影响事业的不是她不信任陶唯,只是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即使是陶唯,苏锦词也是打算能瞒多久算多久毕竟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风险也许哪天稀里糊涂就说漏嘴被人捕风捉影了呢?毕竟娱乐圈这种来自朋友、同学、闺秘的曝料可从来都不稀奇。苏锦词当初身为君欣卓的时候之所以能在娱乐圈的风尖浪口安稳混过那么多年就是因为她平时做事谨小慎微,不给别人递刀子。“诶?”沈漫卿没苏锦词想得深,抱着被子翻身滚了半圈,调整位置以便能够更好的欣赏自己的女朋友,随即道:“可你脖子上也有呢”之前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忙得连亲热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放下重担睡了个安稳觉,早上醒来难免激烈了些,两人身上都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痕迹。“”苏锦词心思本来就重,听沈漫卿这么一说,脸色顿时惨白。“别担心,陶姐是个大直女!肯定想不到这些的。”沈漫卿见此,连忙安慰道:“反正迟早都会让她知道,现在只是早些而已”“可万一传到你家人耳中”“呃”沈漫卿顿住,目光紧锁苏锦词,想了想,拿过手机:“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探探口风。”“别冲动!”苏锦词拦住沈漫卿:“以目前国内的环境和父母观念我宁愿与你在黑暗中执手,也不愿你因此而与家人产生分歧”因家庭原因,苏锦词自小亲情淡薄,但她知道沈漫卿与家人的感情非常好,不希望沈漫卿夹在爱情和亲情中间两头为难。沈漫卿其实也没做好现在就向家人坦白的准备,她也吃不准自己父母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感情,但也不想委屈小苏,让她做个永远都见不得光的幕后恋人。两人商量许久,并没商量出什么结果来,想到陶唯还在外面等着,公事也不能拖着不办,只能起床换衣将人请进门来。好在,陶唯才能虽然一般,但到底是个有分寸的人,没白活这么多年,知道什么事情该多问,什么东西该视而不见,进门就打开文件夹,摆出公事公办的严肃脸:“沈老师,小苏老师,有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立刻处理。”见陶唯没多问,做了许久心理建设的两人稍微放松心态,苏锦词也不由对她高看一眼,心道陶唯虽然才能不甚出众,担不起独挡一面的重任,但在人品和口风方面倒还算不错,难怪能这么多年都跟在沈漫卿身边忠心耿耿,随即问道:“什么事?这么急?”“是这样,现在有多个网络视频播放平台主动联系我们,想买跨年晚会的网络播放权,考虑到时限问题”“这个确实比较急。”苏锦词转头看向沈漫卿道:“只能趁着这两天的热度开播,才能将流量化让郑小娟先提交份预案过来,我考虑一下再处理,还有什么?”“第二件事件,叶轻舟前辈想邀请两位老师做客,时间定在本周日晚上”沈漫卿正在泡茶,闻言抬头道:“接受这个邀请,到时陶姐记得让助理提醒我们。”“好的。”陶唯说着,声音一沉:“另外就是,刚才收到消息,说是李慕遥的家人到公司去闹了。”“李慕遥的事情,警方不是已经宣布结果了吗?”沈漫卿闻言,微微诧异:“她的家人还在闹什么?”下午沈漫卿和苏锦词带着团队从锦城赶回时,果然在公司楼下的大门外见到了李慕遥的母亲。这个年纪尚不到五十岁的妇人已经头发半白,满脸都是艰辛岁月带给她的沧桑凄苦,左右两手各牵着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孩,身前挂空控诉沈漫卿不仁不义、逼死李慕遥的纸牌。“李慕遥的家庭环境非常遭糕,父母都是从农村到城市讨生活的劳动人,既没学历,又没手艺,却偏偏养出了一个娇子。”陶唯落后一步,边跟着回办公室,边向沈漫卿和苏锦词解释情况:“李慕风从小被娇生惯养,喜欢装成富二代,高中就开始交女朋友,还搞出了俩个娃弄回老家丢给了父母养前阵子车祸重伤,至今还躺在医院里”“难道家庭环境不好,就是到我们公司门口来讹钱的理由?”看到李母,苏锦词就忍不住想起自己还是君欣卓的时候,想起自己刚回国不久,就被父母带着姐姐弟弟堵在家门口要钱的情形,脸色顿时难看起来:“陶姐,马上去联系一些新闻媒体和慈善基金会。”“好。”陶唯边说着边拿出手机:“我已经让人帮她们提交了一份资助申请到基金会,稍后就会让各大媒体曝光出来。”“要尽快!”苏锦词走进办公室,回头道:“我和沈老师先去会议室,希望这件事情不要影响到跨年晚会的网络播放的谈判。”在办公室里放下随身包,苏锦词从办公桌上拿起郑小娟提交过来的会议谈判预案,转身就看见沈漫卿透过窗户,望着堵在楼下大门外的李母与俩个孩子,她们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怎么了?”“我感觉这事不简单。”沈漫卿环抱双臂,满脸凝重:“按说他们如果想闹的话,早就应该闹了,为什么就偏偏掐着这个点儿?”这时间掐得极其准确就在她用跨年晚会稍微捞回一些名声的时候,这些人就突然出现,而且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之后,这些事情肯定会被媒体曝光,被大肆宣扬,然后又有许许多多莫明其妙的罪名被安置到她沈漫卿身上来。

本溪专治癫痫病医院
嘉峪关治疗癫痫病哪家好
通化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上一篇:逃不出我的手心

下一篇:我那么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