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养生
当前位置:首页 > 养生

万古灵途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流血歌

发布时间:2020-02-15 20:31:50 编辑:笔名

万古灵途 第五百七十一章 流血歌

“无极宗的圣子,此子究竟要做什么!”

“这是什么图,周天星宿蕴在其内,还刻有锦绣万河与时节的法纹,如此浩瀚的星图,简直见所未见”

群星璀璨,降下曦光,无极圣子立在诸星中,神光护体,朦胧难见,他的一双眸子十分平静,所观的并非是这些修者,而是那一朵朵在修者背后的花。

“不是所有人可见”

秦家三子持灭天戈而来,三人的眉头沉重,心中犹豫不决。

星图现,百花开,此花在秦家中有记载,是古来不详的祸源之一,名为人头花。

但奇怪的是,众人皆是抬头观星,而没有发觉自身后面有一朵花影,花面鬼纹,人头蠕动,似在吞咬其面前的修士。

“它吞的是魂,取缔躯壳而代之,让修者于无声中死去”远处,花宗的花梵捏出法诀,身后出现一株柳树。

弱柳扶风,枝如翠玉,拂动之间,有法则光辉闪动,护持在她身侧。

能看出到这人头花的并非没有,至少那秦家三子、云海四杰、阎天君,道门圣女,无极圣子,还有花宗等人均能发现。

“云海四杰的身后也有...”

数息后,那落在枝桠上养伤的云海四杰中,有两人面露惊恐,不断催动法力想将那身后花影去除。

“人头花,人头果,冥府轮回六道间”

“生非生,死非死,阴修岁岁与君侧”

....

花影变大,如一张鬼脸,上面的人头张开巨口直接吞向四杰中的一人,同一时间,魔音悠悠,似童谣而响。

此音与花影相仿,唯有见花之人可闻,让人心魂发颤,背脊通凉。

“死了,躯壳还在,其魂不在,那四杰竟无一幸免!”

莫然大惊,这诡异的变故太离奇,而且当他回头一看的时候,自身同样也有一朵人头花!

“公子”

“我没事,你们先探查下自身,看有无异状”莫然说道,而后走到一边盘膝。

这人头花出现的太诡异,他无法判断此花究竟是何时染上,又为何会出现在自身,一路而来他都十分谨慎,不曾出现问题才对。

“人头花,人头果,冥府轮回六道间”

“生非生,死非死,阴修岁岁与君侧”

“汝,奉魂而上,得不朽”

“汝,奉魂而上,得永生”

...

魔音响起,宛若孩童的歌谣,悠悠无尽。

“是流血歌,传闻昔年有人听过,更有人见过那歌唱的孩童”花宗众女心惊,她们同样听到了这响起的歌谣,浑身寒意,一阵哆嗦。

莫然闻言,沉默不语,他听到的歌声比众女所言的更加强烈,如回响在神魂中,便是封绝五识都无法隔断。

“这人头花上的人头还在变大,怕是达到一定程度就会对我下手,可为何寻不到根源...”

花影出现绝非偶然,莫然将自身的神魂探查,没有放过一丝一毫的,可结果让他心惊,无论如何搜寻都找不到这根源!

若无根源,则他根本无从下手!

“只能从此花入手吗”

妖荒符文飞出,盘桓在他身侧,符文翩翩,灿若神晶,交织出法则纹。

这些法则化成一道道锁,缠在那人头花的花影,不得不说,这十荒经的经文很强大,尤其是妖荒部分,能解一切法。

便是这人头花,自那法则锁飞来后,花面开始变得狰狞,连上面的人头都发出阵阵凄音,似在害怕和恐怖。

半日后,莫然长吁一口气,身上的人头花终于碎落。

“公子无碍就好,只是这半日间,小虚空内却早已天翻地覆”忻儿美眸闪闪,见自家公子成功去除人头花影后,心中欢喜万分。

刚才她与花宗众女商讨,更借助了万灵宝鉴,想要替公子寻求出破解这人头花影的办法,只是所得的结果让她失望。

万灵宝鉴中只有人头花的描述,却无此类离奇的现象,故而无法解释也无解决之道。

“那是何种术法,我连一字一纹都未曾见过”花岚心中喃喃,刚才苍的体表发光,万千符文缭绕,所呈现的古字十分晦涩深奥。

正是这些经文古字方才将人头花抹杀,便是花裳与花雲也惊奇万分。

花宗之人对这人头花的熟知非其他人可比,且观这外界之象也能推断出来,半日间,各大势力皆已遭劫,那人头花变至百丈大小后,直接吞掉人魂。

人魂湮灭,原本的躯壳早已不是原先之人,而是冥修!

“云海四杰化成冥修,好在那头山雕跑的快,直接遁走了”

“还有那刀尊阎天君,自那人头花的变故发生后,他与道门圣女各自落在一方,至今都不曾动,似乎同样染了此花”

“至于其他的一些势力,诸如天地海盟,山鳄宗等,有半数已经化成冥修”

小虚空惊变,虚灵树盘桓,撑开一处空间,无数朵人头花影摇曳,生在人后,吞灭人魂。

若说最无碍的当属那万里星图下的一人,无极圣子沐浴在星曦内,天地精气纳入,整个人的气质在升华,宛若一尊神祗,屹立云端,俯视群雄。

“一念观星经,诸天星宿为图,容千千生灵于内,折影众生,此经文的神妙怕不单单如此,那人头花虽不断生出,但却无一例外,均对此图恐惧”

“无极宗隐藏的很深,没想到外海域中也有如此人物”

众人思量,只是三女的神色一喜,道:“花梵师姐过来了”

小虚空一处,乾宫隐现,而后转瞬即逝。

“花梵师姐”三女行礼。

人头花出现后,她们就设法与花梵师姐联系,好在这乱局中无人顾及此间,花梵过来也未引得其他人注意。

“你等无恙就好”花梵说道,而后看向四周:“这应该是九宫法相所化,以古仙殿为雏形,纳法则变化于内”

“花宗也知九宫体系?”莫然好奇,没想到花宗的这位只是一眼就看出乾宫本质。

花梵摇头,浅笑道:“只是听闻过,九宫道舟很古老,为数个纪元前的法,你也应该知晓,如今的天地下,古道不存,为修灵一路可走”

苍的身份不寻常,众多势力都有分析过,拥有神藏,肉身无双,修的还是古道中的九宫一脉,又身怀数法,疑似是轩武圣王的传人。

甚至与妖族也有一定的联系,只是如今的南域绝天地通,掀起了战乱序幕,谁也无法得知其内究竟演变到了什么地步。

但有一点却是毋庸置疑,今世的妖族多半会冲出南域囚笼。

“无极宗只来了这一位,只是此人的身份的确神秘,我以秘术探查,依旧看不透”花梵沉言,眉头凝重,一双眸子盯着那天穹的星图。

这一卷星图十分浩瀚,绵阳无尽

,若是久观的话会不知不觉陷入其中,宛若置身其内一般。

所有的变故均是在这星图出现后才发生的,人头花影,冥修等,而今这四处都能听见凄声迭起,可怕的是却没有一丝一毫的鲜血。

“若是交战,有几分把握?”花梵询问,问的是苍。

“他很强”莫然答道,而后摇头一笑:“可我比他更强”

众女美眸闪动,倒不是很意外,这无极圣子虽然神秘,可若与苍相比,在战力上多半不如。

“不急,玄天策在古树深处,那里应该就是人头花的源头,如今大半修士化成冥修,即便那些未曾反应过来的人也知晓发生了什么”

花梵取出一株柳叶,栽种在这乾宫内,随后道:“这是先天青柳枝,我在小虚空内种下不少,原本只差十株就能齐全,不过如今却来不及”

“无极圣子准备了这一卷星图,我花宗同样也能,孰强孰弱,还需看过”

青青柳叶摇动,随着花梵口中默念的经文,这一株柳不断长大,新叶片片而出,转瞬之间就已青翠茂盛,宛若湖畔女子,依风而舞。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