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阳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生活偷去了我的青春

发布时间:2019-11-10 21:15:06 编辑:笔名

生活偷去了我的青春

罗萧杰转过身望了望养育他十七年的故乡,就这样走了,就这样离开了……可又不得不这样选择。老爹是煤厂的工人,煤洞蹋陷,双膝被砸,下半生只能坐着过了,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没了,还有一小妹在读小学,自己也在读高二,负担也就更重了。罗萧杰也感觉到了

罗萧杰转过身望了望养育他十七年的故乡,就这样走了,就这样离开了可又不得不这样选择。老爹是煤厂的工人,煤洞蹋陷,双膝被砸,下半生只能坐着过了,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没了,还有一小妹在读小学,自己也在读高二,负担也就更重了。罗萧杰也感觉到了家里的压力,于是就缀学,打算去打工天灰蒙蒙的,罗萧杰就拿着几套换洗衣服,蹑手蹑脚地走出家门,悄悄的走了。此时罗萧杰的回头,也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些轮廓,除了舍不得家人,还舍不得家乡,一条坎坷的危险路,终也是自己面对。

罗萧杰一路问,一路捡废旧物卖,终于徒步到省城了。对于从未出过远门的罗萧杰来说,这一路的艰辛可想而知。一路走来,听到不少的人说广州好,罗萧杰也特别想去广州,可身上那有这么多的车费,经过再三考虑,也只有在省城筹足了车费再走。

漫长的一个月就这样过了,去车站买了票,一个月的工资就已经所剩无几了。看着省城里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有时真恨自己的命运,可想着家里的小妹、老爹、老妈,罗萧杰也就淡然了,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幸运之箭还没有射到自己。

在火车上,旁边坐着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女孩,路程的遥远,让罗萧杰也感到了无聊。"旁边的这位,吃点东西吗?"说着的同时罗萧杰身旁的女孩也递出了几个面包和一瓶水。罗萧杰看到面包,肚子更是咕咕直响,女孩听见了莞尔一笑"拿着吧!看你这么久没吃东西了,我也不是什么坏人,没有毒的"

罗萧杰在感叹世上好人多的同时,也不忘把手伸出去拿面包。狼吞虎咽的吃完,感觉到肚子不再有那饥饿感了,才想起没有向她道谢,刚想说,便听见女孩的声音响起了。"你这是要到那去呀?"

"我要到广州去,刚才谢谢你的面包了。"

经过交谈,罗萧杰知道这位女孩叫陈慧。高中毕业的陈慧没有考到自己理想的大学,也便来到广州投奔在广州的亲戚。两人相谈甚欢,接下来的路程也没有感到无聊,不知不觉已到站点,两人道别,看得出陈慧眼中有一丝不舍。

举眼之处皆是人,可以看出广州的流量人口是很大的,想来工作应该好找。高楼大厦立于眼前,周围的霓虹灯争相夺目,从中午到现在的满天繁星,罗萧杰感到非常的郁闷,走了半天,也见有个招聘启示,没有找到工作,就自己身上的那几个子儿也不敢乱花。眼前出现一小牌,感情这里是商业街,人家要招工恐怕都不是乱贴就行了吧!

行走于乱街小巷中,都已经深夜了,虽然找到了比较合适的工作,是一家服装厂,包住包吃的,可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解决住的。虽然是夏天,可已经是深夜了,气温也有所下降。问了好几处住宿的,都不是那么便宜,索性不住了,找了个角落,蜷缩着,昏昏沉沉的就睡着了。

一大早的,车水马龙般的声音就把罗萧杰吵醒了,一双眼睛顶着个熊猫眼,揉了揉双眼,便准备去找那家服装厂了。

"姓名?"

"罗萧杰。"

"那里人?"

"四川省宜宾市的。"

罗萧杰一路走来,幻想了很多种招聘场景,从早晨一直到现在--中午,中间的时间段,饶是罗萧杰想像如此丰富,在这个时间段里也没想出是这种问法,如此简单明朗的十多个问,就可以了

"好了,你准备什么时候上班?"这时罗萧杰回过了神,连忙回答到"什么时候都行。"

"你,还有你们跟着我走。"

一室六个人,都跟着这位凶巴巴的男人走了。到现在罗萧杰才认真打量起这个男人,大概五十来岁左右,戴着黑边眼镜,个头比自己略高,微胖的身材。一脸严肃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有人欠他钱似的!

没过多久,便来到一个比较空矿的内室里,室内左一堆,右一堆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却很乱。"老王啊!给你招了几个人来,该怎么做,你指挥就是了。我那边也还有点事,我先过去了。"那位被叫做老王的,年纪也在五十岁左右,看起来却和蔼可亲的多了。

"我们主要的工作便是区分服装的分类,然后把分好的服装运进这个内室。什么时候有人来拉货,我们还要帮着装货,这就是我们要做的,另外,加班额外算。还有,你们叫我王管就行了。"王管说完便开始动手整理内室了。大家各自都忙着,整理完时,都快下班了。王管领着大伙进食堂,食堂也蛮大的,一下能容百多人。罗萧杰本就连午饭早饭都没有吃,肚子早就饿的贴骨头了,现在好不容易看见大米饭了,那心情自然不言而喻。吃完一碗,再来一碗,吃完一碗,再来一碗的直看得周围的人目瞪口呆,难道这个人从娘胎里出来就没有吃过饭!

吃过饭,王管就领着众人到住宿的地方去了。六个人一室,一般的生活用品都有。罗萧杰觉得自己的路才开始,大锅饭的生活,罗萧杰还有点不适应。

一大早的,一室的人都被叫醒。在王管口中得知,原来是要去分货了,想来,今天应该很忙,要不然不会还没到上班时间就把罗萧杰等人叫起来了。

罗萧杰等人来到另一间工作室,看到的都是大箱大箱的。两三个人搬一箱都不知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给搬到储物室,也就是咋天才装理出来的内室。罗萧杰也感到很累了,可想了想家里的艰辛,还是咬着牙巴挺过了。也许是上班时间到了吧,陆续有人进来。罗萧杰看到一熟人--陈慧。

"罗萧杰,你也在这里上班呀?你什么时候来的呀?"

"恩,这么巧呀!我咋天中午来的,以后大家相互照映哦,我要忙去了。"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就快到过年了。罗萧杰把这几个月的工资都寄去家里了,只留了些加班费在身上。这快过年的期间,罗萧杰看见这摆地摊的是只增不减呀!自己也有这种想法。说干就干!批发了一些小孩玩的玩具,准备下班后拿出来买。就这样摆放在路边,都快凌晨了,都没买出几样,罗萧杰都已经很灰心了。万事开头难,罗萧杰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生活上的节俭,工作上的劳累,半夜的守候。罗萧杰都已经瘦了一大圈了,人也变得很憔悴了。罗萧杰想着:就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好办法,唯有自己创业。嘴皮子上说倒容易,可做起来那就难了。

晃眼间,罗萧杰都已经二十多岁了,家里已经不像曾经那般艰辛了。同一寝室的宿友也换完了,罗萧杰凭借他的踏实能干顶替了王管,陈慧也当上了主管。罗萧杰至今也没有放弃他的创业梦。

也许是该离开的时候吧!我还年轻,我不能让小妹重走我的路,我要让父母过上好日子。罗萧杰递上了辞职报告。

行走于高楼大厦之间,心情是格外放松,原来追寻远比停顿快乐的多。

四处寻找合适的门面,有时会走一整天的路,罗萧杰也没有感觉到劳累。终于找到了,可转让费比自己预料的相差的有点多。经过罗萧杰的软磨硬泡,终于说服了前店主,装修了一番,五十多平方米的理发店开张了。罗萧杰曾经在省城挣的车费钱就是在一家比较大型的理发店当杂工,所挣的,也学了不少的理发技巧。

看着自己的梦想正在发芽,罗萧杰觉得自己的所有付出和努力都是值得的。

"罗萧杰!"

听到喊声,罗萧杰转过身一看,是陈慧。

"原来真是你,我还以为我认错人了。恩对了,你的店面找到了吗?"

罗萧杰指了指身后的'七变理发',"就是这啦!以后还需要你们的关照。"

陈慧一脸的惊讶"这么快,就全搞定了,我还打算来找你,看你需要啥帮助呢!"

"恰好就需要你的帮忙。我这店子今天开张,人手上恐怕不够,这恐怕要你一天的时间了。晚上请你吃大餐。"

陆陆续续的来了不少人,可把罗萧杰陈慧两人忙坏了。从早上到现在的晚上,两人基本都没有休息,腰酸背疼的拖着沉重的脚步去吃吃的了。

罗萧杰的店子开张后,陈慧一有闲就会来。自从开张那天火爆后,之后生意也就只是能稳住罢了。空闲的时候,罗萧杰就会看些发型设计的书,偶尔也上上,查看些资料。

这天,正在看书的罗萧杰听到响了"妈"

"小杰呀!你妹玲儿考上了一个较好的高中了,你身上有没有宽裕的钱呀,要是有就寄点回来,要是没有那就算了"

挂了,罗萧杰也只有把店里的周转资金给寄回去。还在陈慧那借了些,才够小妹的学费。

这几天的生意不好,罗萧杰急得团团转。连续吃了几天的泡面,人也变憔悴了。

时间就这样不慌不忙的走,罗萧杰也开了几家分店,陈慧也辞了之前的工作,成了'七变理发'的老板娘,两口子的小日子过得很甜蜜。罗萧杰的小妹基本上也可以自理了。罗萧杰把父母接到了城里,一家人和睦的生活着。

在一朋友的生日宴会上,罗萧杰看到了,自己读书时的哥们--何锐。两人诉说了这些年的经历,各自都向对方竖起了大拇指。罗萧杰若有感叹的说道"青春!当停下脚步想感受青春时,才发现它已经被生活偷走了。无奈的我们被生活招安了,可又别无选择。"

"嗯,是啊!生活把青春偷走,留下了努力和付出让我们感受。"何锐望着碧蓝的天空若有所思的回道。

真的是生活偷去了我的青春??

(:收获)

民生理财
历史解密
药膳食疗
友情链接